云顶娱乐

实录:杰克逊父亲接受专访 儿子的死肯定有猫腻

实录:杰克逊父亲接受专访儿子的死肯定有猫腻

杰克逊的父亲乔-杰克逊(中)与杰克逊生前好友莱昂纳多(右)接受CNN主播拉里-金(左)专访,称杰克逊的死有很多可疑之处 br>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娱乐图片
实录:杰克逊父亲接受专访儿子的死肯定有猫腻

乔-杰克逊称从未虐待过儿子

实录:杰克逊父亲接受专访儿子的死肯定有猫腻

乔-杰克逊把儿子去世的矛头直指AEG演出公司

实录:杰克逊父亲接受专访儿子的死肯定有猫腻

儿子的死对乔-杰克逊打击很大

  新浪娱乐讯 近日,迈克尔-杰克逊的父亲乔-杰克逊与杰克逊生前好友莱昂纳多接受CNN电视台访问。在长达半个小时的访谈中,乔透露儿子去世他很难过,但他至今仍不知道儿子的遗体在哪。对于杰克逊的死,乔和莱昂纳多都表示其中蹊跷太多,矛头直指AEG演出公司。

  以下为访谈实录:

    “儿子去世,这是我们第一次承受这样的打击”

  主持人拉里-金:乔,你还没有回答我,你是从哪里得知迈克尔去世的消息?

  乔-杰克逊:迈克尔的歌迷告诉了我他去世的消息。他们打电话给我,告诉我有一辆救护车离开迈克尔的住所,开往了医院。他们告诉我救护车后面还跟着一辆消防车,而他们正跟在消防车之后。

  拉里-金:喔!

  拉里-金:那你是不是马上打开了电视?

  乔-杰克逊:不,我没有,我试着从歌迷那里了解更多的详情。

  拉里-金:喔!这么说是歌迷第一个告诉你迈克尔去世的消息?

  乔-杰克逊:是的,他们让我及时得知事情的进展。

  拉里-金: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迈克尔去世已经四周了,你现在感觉好点了嘛?

  乔-杰克逊:我真的很难受。老实说,我是个脾气很差的人,但是这件事真的让我很难受,我不让大家看到我难过的样子。

  拉里-金:好吧,下面我们接通莱奥纳多(Leonard),一会和他也一起谈谈。

  凯瑟琳(Katherine,杰克逊母亲)现在怎么样?

  乔-杰克逊:凯瑟琳非常难过。我从来没见过她如此的伤心。

  拉里-金:你对于迈克尔的去世是否感到惊讶?

  乔-杰克逊:是的,我当然很惊讶。要知道,这是我们第一次承受这样的打击。而整个世界都在为迈克尔的逝去而惋惜。

  拉里-金:孩子们现在怎么样?

  乔-杰克逊:他们都很好,谢谢。

  拉里-金:珍妮-杰克逊(Janet Jackson)呢?

  乔-杰克逊:当她代表整个家族在葬礼上发言时,我正站在她正前方。那真的是让人伤心的一幕,她看上去真的很悲伤。

  拉里-金:她现在怎么样?

  乔-杰克逊:她现在好多了。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。她知道并且试着恢复过来。

  拉里-金:杰梅因(Jermaine)在一次采访中说道,他情愿死的是自己,而不是弟弟迈克尔。作为他们的父亲,你对此有什么反应。

  乔-杰克逊:我不会有这样的反应。那只是杰梅因单方面的说法。

  拉里-金:好吧,那你听到他这么说时有什么想法。

  乔-杰克逊:这只是杰梅因的看法。逝者已矣,迈克尔去世了,而她活着,这就是现实。

  拉里-金:那这是不是很难接受?

  乔-杰克逊:什么事情很难接受?

  拉里-金:我说的是你孩子的去世。

  乔-杰克逊:这是当然的,非常难以接受。不仅仅是我,这对于整个家庭,整个世界都是难以接受的,因为这世界给与迈克尔的远不如他为这个世界所做出的多。

    “不会干涉孙子孙女是否进演艺圈”

  拉里-金:当迈克尔的女儿帕里斯(Paris)在最后发言时,所有人都被感动了,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。你有什么想法,你觉得是什么让她有这样的勇气能够站在这么多人面前发言?

  乔-杰克逊:她也是杰克逊家族的一员,这就是原因,另外一方面,她也确实很放得开。

  拉里-金:这么说来,你觉得这是基因遗传?

  乔-杰克逊:这当然是基因遗传,还能是什么呢?

  拉里-金:你觉得孩子们以后会涉足娱乐圈吗?

  乔-杰克逊:这我现在还真不好说。他们很喜欢看电影和电视剧,但是未来谁都说不好。

  拉里-金:我的意思是,如果他们表现出来一点兴趣,可能顺理成章就会……要知道,你一个人撑起了一个家庭,并且让他们都进入了演艺圈。如果你的孙子孙女们有这样的意向,你会鼓励他们吗?

  乔-杰克逊:拉里,我知道你想问什么,可是我不想谈这个。

  拉里-金:我只是随便问问,我只想了解,你会不会鼓励他们涉足演艺圈?

  乔-杰克逊:我不会鼓励他们做任何事,他们要做自己,自己去选择,他们要好好的长大。

  拉里-金:这么说来,你想让他们也组一个演唱组的传言是假的咯?

  乔-杰克逊:是假的。那纯粹是谣言。

    “我仍不知道儿子的遗体现在在哪”

  拉里-金:你经常和孩子们在一起吗?

  乔-杰克逊:不,我住在拉斯维加斯,而他们住在洛杉矶,我有时去看他们。

  拉里-金:迈克尔的遗体现在安放在哪里?

  乔-杰克逊:我不知道,你该问问那些知道的人。我只知道……

  拉里-金:可是你是他的父亲。

  乔-杰克逊:我只是在纪念仪式上看到他的遗体,我需要问问别人,我回头会告诉你的。

  拉里-金:好的。但是作为他的父亲,你有权知道这些事情。

  乔-杰克逊:我有这个权利,但是我现在不想谈这些。

  拉里-金:杰梅因告诉我,他曾经去瞻仰并且和迈克尔的遗体告别,你有去吗?

  乔-杰克逊:我有去和他的遗体告别,那时他的遗体就在所有人的面前。(说的是斯台普斯的公众纪念仪式) 而现在我当着所有观众的面,再次和他说“再见”。我失去了一个儿子,迈克尔-杰克逊,一位世界闻名的巨星。

  拉里-金:但是,你实际上并没有机会见到他的遗体,说些什么,是吗?

  乔-杰克逊:是的,我没这个机会。

  拉里-金:你是不是希望自己有这样一个机会?

  乔-杰克逊:我本有这样一个机会。但是我希望能够看到并且想起他活着的样子,而不是看他躺在棺木中的样子。

  拉里-金:好吧,我可以理解。

  拉里-金:你之前是否觉得,他们(迈克尔的其他家人)会询问你关于葬礼的事宜?

  乔-杰克逊:当然,他们本可以问问我的。

  拉里-金:我的意思是,你之前是否觉得自己是决定这些事情的人之一?

  乔-杰克逊:是的,可是很多时候,希望和最后的事实背道而驰。

    现场连线好友莱昂纳多 回忆儿子生前身体状况

  拉里-金:我们接下来还要聊些其他方面的事情,现在让我们先和你们的朋友莱奥纳多聊聊。

  拉里-金:先别挂断,乔。我们马上回来。我们将先和你谈谈杰克逊和诸多关于麻醉药的报道,在仔细听听莱奥纳多的看法。

  拉里-金:乔曾经撑起了整个家庭。下面我们将和他,以及杰克逊的好友莱奥纳多好好聊聊。莱奥纳多是一位长期居住在亚特兰大的音乐和演唱会推广者。

  莱奥纳多,你有没有参加迈克尔去世前的那场排练?

  拉里-金:就在那时候,你是否有感觉,迈克尔可能身体状况不太好?

  莱奥纳多:是的,我有这感觉。

  拉里-金:你的感觉从何而来?

  莱奥纳多:他身体的表现,体重,动作,精神方面的承受力都让我这么觉得。我和他在一起时,我看到的并不是以前我认识的迈克尔。我认识他快30年了,我很了解他,他以前身体很好。而他身体不好的时候,我会有感觉。

  拉里-金:乔,你对莱奥纳多的说法有何看法?

  乔-杰克逊:他说的一点没错。他很了解迈克尔。之前正是我和莱奥纳多接洽,让他推广我儿子们。

  拉里-金:我的意思是,你是否同意莱奥纳多――迈克尔当时身体不太好?

  乔-杰克逊:我同意,我们试着去找出原因,但是你知道,我们有时候很难接近迈克尔。

  拉里-金:那么你对莱奥纳多所说的一点都不惊讶咯?

  乔-杰克逊:是的,我一点都不惊讶。

    “迈克尔的死,背后肯定有猫腻”

  拉里-金:官方的尸检报告至今没有公布,我猜他们推迟了公布时间,但是你们进行了一次私人尸检,结果怎么样?

  乔-杰克逊:我还不知道结果。我没听说这事,我也没读到过相关的信息。

  拉里-金:你应该知道私人尸检的事情啊?

  乔-杰克逊:是的,我知道,但是他们并没有向我透露结果。

  拉里-金:这很难理解,你是迈克尔的父亲啊。

  乔-杰克逊:是的,我当然是他的父亲。

  拉里-金:那么你应该有权利对他们说:你们能把尸检报告给我看吗?

  乔-杰克逊:好吧,但是他们真的是没有给我看。

  拉里-金:那么你没有请求过他们,让他们给你看吗?

  乔-杰克逊:我以为我很快能看到,所以我就没去要。

  拉里-金:你是否觉得杰克逊的死和滥用药物有关?

  乔-杰克逊:不仅仅是药物的问题,背后肯定还有其他的原因。

  拉里-金:你的意思是?

  乔-杰克逊:我的意思是,背后有猫腻。

  拉里-金:能否说下,是什么猫腻?

  乔-杰克逊:这可是说来话长。

  莱奥纳多:拉里?

  拉里-金:不好意思,我没听到你在喊我,现在我来接通你。

  拉里-金:好吧,莱奥纳多,你觉得所谓的猫腻是什么?

  莱奥纳多:拉里,让我给你解释下。在迈克尔去世前的那段最后的时光,发生了很多可疑的事情。

  拉里-金:比如说。

  莱奥纳多:他最后的那段时光被人操纵着。他没办法做出自己的选择,他没办法雇佣自己想要雇的人。他只能按照一些人的要求去做事,他被人控制着。

  拉里-金:被谁控制着?

  莱奥纳多:就是那些在经济上控制迈克尔的人,那些照顾他,为他支付账单的人,他们控制了迈克尔-杰克逊。

  拉里-金:他们是谁?是那个拥有梦幻庄园的公司吗?

  莱奥纳多:不是,我说的是伦敦告别演出的推广者……

  拉里-金:你说的是?

  莱奥纳多:我说的是AEG,在迈克尔去世前,他们控制着迈克尔的生活。这就是……

  拉里-金:这就是你说的猫腻?

  莱奥纳多:是的。在这里我说的猫腻就是干涉的意思,迈克尔去世前周围发生了一些很可疑的事情。

  拉里-金:迈克尔被AEG操纵了?

  莱奥纳多:我的意思是……

  拉里-金:那么为什么?

  莱奥纳多:我想说的是……

  拉里-金:为什么AEG想要伤害迈克尔,他不是正要为他演出吗?

  莱奥纳多:让我更正一些东西。在他去世前发生很多可疑的事情,他没法自己做出选择,所有的事情都是按照别人的要求去做。

  拉里-金:这些你说过了。好吧,我可以理解,莱奥纳多,但是这并不是所谓的猫腻。

  莱奥纳多:好吧,那让我给你解释下我所说的可疑的事情。

  拉里-金:好吧。你指的是什么?

  莱奥纳多:我说的是AEG把一些迈克尔以前解雇的人重新雇佣回来,这很反常。我是迈克尔本人所雇用的人,但是其他人都是之前解雇过的人。

  拉里-金:但是,莱奥纳多……

  莱奥纳多:他们都是AEG找来的。

  拉里-金:我可以理解这点。

  莱奥纳多:好吧。

  拉里-金:但是我仍然不知道这和猫腻有啥关系。

  莱奥纳多:但是杰克逊去世前,房子里有个医生。AEG对外宣称杰克逊很健康,但是房子里却有一名医生,后者长期住在那里,并且收入很高。

  拉里-金:他在那里干嘛?是为了照顾杰克逊,是吗?

  莱奥纳多:是的。但是为什么要雇佣医生去照顾一个身体完全健康的人呢?

  拉里-金:你的意思是?

  莱奥纳多:我身体也很好,我就没雇佣个医生陪着我啊?

  拉里-金:所以你觉得让一个医生待在那里也是猫腻?

  莱奥纳多:不,拉里,我干脆告诉你把,迈克尔-杰克逊滥用并且对药物上瘾。我们都知道这事情。

  拉里-金:是的。

  莱奥纳多:这并不算是一个秘密。

  拉里-金:好吧。

  莱奥纳多:你会把一个毒贩子和一个吸毒者放在一个房子里吗?你不会的。

  拉里-金:你这么比是觉得那个医生贩卖毒品吗?

  莱奥纳多:我并不是这个意思,但是你要知道,他可以……

  拉里-金:你说什么?

  莱奥纳多:他可以开出处方药的药单。

  拉里-金:乔,你有什么看法?

  莱奥纳多:你明白了吗?

  拉里-金:我明白了,先别挂上,莱奥纳多。

  乔,你对莱奥纳多的说法怎么看?

  乔-杰克逊:这就是我想说的。迈克尔和一个医生共处一室,后者开出药让迈克尔休息一会,但是迈克尔再也没醒来。这个医生没有尽到责任,我可以理解他离开了一会或是睡着了,但是确实有不正常的地方。

  拉里-金:这就是你所说的?医生耍了猫腻?

  乔-杰克逊:拉里,有些事情不对劲。当他们试图救活迈克尔时,他却死了。

  拉里-金:好吧,让我们休息一会,一会再回来。

    “有人把我和儿子隔开了”

  拉里-金:让我们继续和拉斯维加斯的乔,以及亚特兰大的莱奥纳多聊聊。

  乔,你和迈克尔谈过滥用药物的事情吗?

  乔-杰克逊:我没有。

  拉里-金。你为什么没和他谈起这事情呢?

  乔-杰克逊:我一直没机会。

  拉里-金:还是那句话,你可是他的父亲……你完全可以打给他,告诉他你的想法。

  乔-杰克逊:拉里,这话题就此结束。我没办法联系到他,我试过,但是没办法联系到,保安以及其他的一些事情让我没办法接近他。

  拉里-金:有人把你和他隔开了?

  乔-杰克逊:是的。

  拉里-金:那么如果由迈克尔自己主动提出要见你呢?

  乔-杰克逊:那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。如果他主动提出,那肯定可以见到我。

  拉里-金:好吧。那他为什么没主动见你,谈谈这方面的事情。

  乔-杰克逊:好吧,我回答不了这个问题。我只知道我没法主动联系上他。而我们之前也说到过猫腻的事情,正验证了这一点。我们再说说猫腻的事情,

  这个医生不仅没救他还逃跑了,而警方花了3天才找到他。你觉得这是怎么一回事?反正我觉得这事情蹊跷。

  拉里-金:好吧,这是你的解释,很合理。

  


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:http://ent.sina.com.cn/y/2009-07-23/07072621431.shtml